超能力是批量生产小甜饼
明月逐人归

【磊白】圣诞愿望

#磊白

#rps 请勿上升至真人

#设定原因 超级超级超级ooc预警 请大家把他们当成顶着这俩名字的陌生人

#尝试了一下幼稚园童话风(大概

#天使磊×巫师白

#摸鱼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

白敬亭是这片大陆上的巫师。

他每天都裹着一身黑袍子,大大的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点下巴,在黑色的袍子里显得惨白惨白的。虽然兜帽把他的脸挡得严严实实,但是这片大陆上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人们都很害怕他,因为他的袍子很黑很大,走起路来袍子下摆翻滚着,就像天边的乌云一样。

白敬亭没有朋友。他不善言辞,不会主动和人们搭话,只会偷偷地扬起藏在袍子下面的魔杖,帮助一朵孱弱的花在合适的时候开放,或者带着一只迷路的小鸟找到它的妈妈。

白敬亭住在塔楼里,塔楼很高很高,透过小小的窗户,天上的星星和云朵离他很近很近。人们不知道那里是白敬亭的住处,人们以为那是一座灯塔,因为每天晚上白敬亭都会在塔楼尖上点一盏灯,给人们照亮。白敬亭的灯比星星都要明亮,夜晚的时候给整片大陆带来光明。

白敬亭是个善良的巫师,但是他没有朋友。

在圣诞节来临之前,白敬亭坐在塔楼的窗沿上许了愿。他想,如果有人可以和他交朋友就好啦。如果没法实现,有人可以陪着他也好,就算不是朋友也可以。他坐在窗沿上晃着腿,天边的星星温柔地一眨一眨,白敬亭的黑袍子在风里翻滚出层层波浪,就像远处的大海一样。

——————————————

圣诞节的早上,白敬亭咂了咂嘴睁开眼睛。他穿着睡衣,睡衣也是黑色的,最普通的款式,没有大大的兜帽,也没有遮住他的脸。他转头四处看了看,发现塔楼和前一天没有什么变化,床头的圣诞袜子里也没有一个属于他的朋友。白敬亭有些难过,他想,也许因为他是个巫师,圣诞老人才不愿意送给他礼物的。

白敬亭盘腿坐在床上,皱起眉头,专心致志地难过着。突然“砰”的一声,塔楼的屋顶被砸出了一个大洞,一团白色的东西摔到了他的床上,弹了几下,最后落在床上不动了。

白敬亭一愣神,迟疑了一下,拿起枕头下的魔杖戳了一下那团白色。那团白色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然后突然一跃而起,在白敬亭的眼前变成了一个人。

白敬亭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个人,因为他全身都是白色的,还发着柔和的光,和自己的黑袍子完全不一样。而且他的脊背上伸出了一双大大的白色翅膀,正在躁动地扇来扇去,把塔楼里的咕嘟咕嘟的小茶壶都扇到了红色的地毯上。白敬亭皱着眉问:“你是谁?”

“我是吴磊,”有大翅膀的白色家伙说,“是一个——呃,天使。我是圣诞老人给你的礼物,不好意思,到得晚了一会儿,我没想到你起床这么早。”

白敬亭高高兴兴地说:“我是白敬亭,是一个巫师。你是我的朋友吗?”

“你的愿望里好像说有人陪你就可以,”吴磊眯着眼睛咧开嘴笑了,“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你的朋友,不过我会陪着你的。”

虽然白敬亭不知道吴磊是不是他的朋友,但吴磊说他是来陪着他的天使。白敬亭心情雀跃,不计较他碰倒了自己咕嘟咕嘟的小茶壶。

——————————————

吴磊和白敬亭一起在大陆上行走。

他们两个看上去截然不同,吴磊穿着白袍子扇着白翅膀,白敬亭全身上下裹着黑袍子只有一点惨白的尖下巴。人们害怕白敬亭,但人们又从来没见过吴磊这样的天使。他们躲在冒着炊烟的小房子后面探出脑袋,偷偷地看两个人走过去。

吴磊问:“他们为什么不过来呀?”

白敬亭说:“他们害怕我,因为我的黑袍子和遮住脸的兜帽。”

吴磊扇着翅膀一跳一跳地走着,不解地问:“那你为什么要穿黑袍子戴兜帽呢?”

白敬亭迟疑了一会儿:“因为所有巫师都是这样的。”

“但是你的脸那么好看。”吴磊很遗憾地说,“比天上的很多天使都要好看。”

白敬亭觉得暖乎乎甜滋滋的,虽然吴磊看不到,但他还是在兜帽下面露出了一个微笑。

——————————————

白敬亭遇到了人生中的重大难题。

这片大陆上没有什么能逃过白敬亭的眼睛,他什么都知道。但吴磊来到这片大陆上之后他就不知道很多很多事了,比如说吴磊是从哪里来的,吴磊喜欢什么,吴磊还有没有其他的朋友。

夜晚的时候白敬亭再也不用一个人坐在塔楼里了。他每天晚上点亮灯后就和吴磊一起在大陆上散步,有的时候是去大海边捡贝壳,有的时候是去森林里拜访萤火虫。白敬亭是个怕黑的巫师,他过去不敢一个人在夜里走,后来吴磊来了,他身上会散发柔和的光。

白敬亭也不知道为什么吴磊会发光。

吴磊说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说的时候他伸手一指,白敬亭抬头看到满天繁星,不知道吴磊是来自哪一颗;吴磊说圣诞老人怕他被别人发现,就趁下雪的时候把他和雪一起扔了下来,都是白色的大家就不会注意到了;吴磊说天上根本没有大陆上好玩,没有咕嘟咕嘟的小茶壶,没有冒着炊烟的小房子,没有贝壳,没有萤火虫,也没有白敬亭;吴磊说其实他也向圣诞老人许了愿,圣诞节那天为了实现他和白敬亭的愿望,圣诞老人就直接把他扔过来啦。

白敬亭问,你许的愿望是什么呢?

吴磊扇了扇翅膀笑了。他的眼睛虽然是黑色的,但却也和他的身上一样散发着柔和的光。吴磊的眼睛看起来还有点湿漉漉的,让白敬亭想起了森林里的小鹿。

白敬亭觉得心里痒痒的,像是被小鹿的脑袋蹭了蹭。他认真思考了很久为什么会这样,结果发现他又多了件自己不知道的事。

——————————————

白袍天使和黑袍巫师是这片大陆上独有的风景。人们渐渐习惯了他们结伴而行,因为白敬亭认识了吴磊,也因为吴磊不再害怕白敬亭。白敬亭走路的时候总能感觉到自己的袍子被扯住,他一回头,就看到大眼睛的孩子们拽着他的黑袍子下摆。白敬亭不善言辞,但是他会悄悄地变出一把彩色的糖果分给孩子们,孩子们拿到糖果欢呼着跑开。

吴磊拉着白敬亭的手也翻来覆去地找糖果,白敬亭心里痒痒的,又挥动魔杖变出几颗来给吴磊。吴磊高兴地扇动翅膀,吃完糖果后问白敬亭:“可是人们还是害怕你的黑袍子和兜帽,你为什么不摘下来呢?”

“因为所有巫师都是这样的。”白敬亭把最后一颗糖果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回答。

“可是,你不只是巫师呀,你和巫师一点都不像。”吴磊竖起食指蹭了蹭白敬亭露出来的一点下巴,“你是白敬亭。”

白敬亭觉得心里更痒了,比被吴磊用手指蹭过的下巴还痒。他拽了拽兜帽,小声转移话题:“那你圣诞节许的到底是什么愿望啊?”

吴磊点了点自己的下巴笑了,“你摘下兜帽的那天,我就告诉你。”

他顿了顿,继续说:“或者你实在很好奇很想知道的那天,我就告诉你,然后帮你摘下兜帽。”

——————————————

白敬亭非常非常想知道吴磊许了什么愿望。他只知道吴磊是天使,吴磊是从天上下来陪他的,吴磊在他身边他总是心痒痒,剩下的关于吴磊的一切他都不知情。他想知道吴磊的一切,最想知道的还是吴磊究竟许了什么愿望。

他们照旧过了一段日子。塔楼的洞已经被修补好了,小茶壶依旧咕嘟咕嘟的,吴磊也适应了塔楼的大小,不会再把它扇到红色的地毯上。塔楼里还是只有一张床,每天晚上吴磊就和白敬亭一起挤在一张床上,大大的翅膀就像被子一样把两个人包起来,很暖和很暖和。

但是白敬亭的心里越来越痒,也越来越想知道吴磊许的愿望。

大雪不急不缓纷纷扬扬地漫天飞舞,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踩上去会嘎吱嘎吱地响。吴磊和白敬亭在雪地上走着,吴磊的翅膀把白敬亭揽住,他身上散发的光和气息暖乎乎甜滋滋的,雪地上留下四行歪歪扭扭的脚印。白敬亭犹豫了一会儿,小声问:“你当时许的是什么愿望呀?”

吴磊停住脚步眨眨眼睛,“你现在想知道?那我要帮你摘兜帽哦?”

白敬亭想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在外面摘下兜帽。他点点头。

吴磊用气音笑了一下,凑近了白敬亭。他的两个大翅膀把两个人牢牢地遮住,大翅膀外冷冰冰的天,大翅膀里暖洋洋的人。

白敬亭有点紧张,闭上了眼睛。他感觉兜帽被缓缓掀开。然后一个软乎乎的凉丝丝的、带着糖果的香甜和温热的呼吸的——吴磊的嘴唇,轻轻地印在了他的唇上。

“这个……就是,我许的愿望。”他听到吴磊轻声说。

——————————————

吴磊是个天使。

天上的天使很多,每个都冷冰冰的。虽然长得好看,但都像戴了张面具,连身上散发的光都是冷的。吴磊不一样,他热烈又坦诚,看起来不太像个天使。他无聊的时候喜欢趴在云朵上,托着腮往地上看。

他趴在云朵上消磨过许多日子,看地面上一片雾茫茫,看地面上雪白雪白,看地面上的海波光粼粼。天上没有白昼黑夜,吴磊很好奇夜晚是什么样子。他发现每到夜晚地面上就会亮起一盏灯,暖黄色,明亮的,温暖的。

吴磊喜欢温暖。

他开始每晚对着那盏灯发呆,有时候扇动着翅膀想去看看,但是天使是不能随便去地面上的。他心里痒痒的,想看看那盏灯,想看看每晚点亮那盏灯的人。

他一定是个又明亮又温暖的人,吴磊想。每次一这样想,他心底就痒痒的,暖乎乎甜滋滋的。

在圣诞节来临之前,吴磊坐在云朵上晃着腿许了愿。他想,如果他能去地面上看一看点亮那盏灯的那个人就好啦,最好可以留在地面上,一直陪在那个人身边。

地面上暖黄色的灯光漾出一圈圈温柔的光晕,吴磊坐在云朵上晃着腿,不知道第多少天凝望着那盏明亮又温暖的灯。

下雪了。














*
暖乎乎和甜滋滋简直是冬天里最美好的两个词。
大家晚安。

评论(17)
热度(142)

© 楚默歌歌歌不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