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是批量生产小甜饼
明月逐人归

【磊白】圆梦指南

* rps ooc 勿上升

*并不现实的奇幻温馨补习paro(大概

*高考生吴磊×圆梦师白敬亭(白梦想)

*需要白日梦公司的首席圆梦师帮你圆梦吗?

*祝大家也能自己梦出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

*等高考发分等疯了写得心不在焉实在不咋地 卡文卡了几个小时(现在还没等到(。)


*

吴磊被一只熊碰瓷了。

当然,这个说法并不严谨。碰瓷的这位并非真的是一只熊,而是一个套着笨重熊玩偶服的陌生年轻人;他碰的瓷也并非是索要钱财,而是吴磊手中的那听冰可乐。而最让吴磊自己想象不到的,是他此时此刻正和熊青年一起坐在路边,对方手里还拿着本属于他的可乐。

年轻人戴着的大熊头套被他摆在他和吴磊之间,两个人一同坐在某家贴着出兑的小店的台阶上,年轻人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大口可乐,用玩偶服的熊爪子抹了把脸,而后才不太好意思地望向吴磊,“那个,谢谢你啊。”

时之初夏,气温却已经不依不饶地升了上来,似乎是打定主意要给这座城市一个下马威。青年看起来也是被这身笨重的玩偶服闷的不行,原本白皙的皮肤泛着潮红,汗水从发梢浸到他蓝色的发带里,洇出一点点深色的痕迹。他的声音很好听,带着懒散的京腔,还有些许羞怯和自豪:“我是白日梦公司的首席圆梦师白敬亭,江湖人称白梦想。作为可乐的回报,我可以免费帮你实现一个愿望。”

自称白敬亭的青年用熊爪子晃了晃可乐,吴磊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做练习册做多了,或者热出幻觉了:“……还有这种公司?”

“当然,”白敬亭一本正经地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大中午穿成这样……都是为了帮一个小朋友圆梦啊——虽然目前公司里只有我一个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玩偶服里挣脱出来。把玩偶服规规矩矩叠好,熊头放到玩偶服上面,然后白敬亭把喝光的可乐罐准准地投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比了个Dab的姿势,“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有什么需要我圆梦的吗?”

吴磊并不相信对面的年轻人听起来像是鬼扯的一番话,愣愣地盯着对方修长的身形,听到圆梦二字动了动屁股,心虚地摸了把被自己当成坐垫的刚买来的练习册,“嗯……我希望我高考能考好吧,英语上一百二的那种。”

白敬亭哟了一声,“高考生啊?”

吴磊干笑两声,觉得屁股下的练习册愈发烫人,“怎么了?”

“包在我身上,”白敬亭大大咧咧地坐回台阶上,“不说别的,我对自己英语挺有信心的。”

吴磊:“……?”听起来并没有任何可信度啊,碰瓷碰到个补课老师是什么意思。

“不收费,”白敬亭可乐喝得太猛,打了个嗝,“反正离高考也就半个月了,我是没事儿干。”

吴磊:“……??”可是我有事儿啊,我要高考了,您看上去不太值得信任,别祸害我吧?

“走,”白敬亭抱起玩偶服,拍了拍吴磊的肩站了起来,“带我看一眼你家在哪儿,明天我来找你。”

吴磊:“……???”一个玩偶服怪人喝了我的可乐还硬要给我补英语?我怎么觉得这么虚呢?

*

吴磊第二天差点没认出来白敬亭。

和昨天的玩偶服装扮不同,白敬亭一身白衬衫牛仔裤,黑发打理得一丝不苟,戴着金丝边眼镜,脸上是温文尔雅的笑,看起来和文质彬彬的校园学霸男神没什么差别,“阿姨好,我是吴磊的学长,X大二年级的白敬亭。听说吴磊要高考了,我来给他补一补英语。”

没有家长会拒绝好学生乖孩子一样的白敬亭,吴磊的妈妈很快接受了吴磊有个她从来没听说过的学霸学长的设定,热情地把他请进家里。吴磊把白敬亭扯进卧室关上门,“你真来了?”

“不然呢?”白敬亭四处打量,在吴磊尴尬的目光中假装没看到他乱糟糟的床铺,“你桌上那个白色的相框没了啊?”

“啊?”吴磊疑惑,“什么白色的相框?”

“……没什么,”白敬亭一顿,重新笑了笑,“好了,你的练习册呢?我可是正经过来给你补英语的。”

至少有一点白敬亭没说错,他的确有资本对自己的英语有信心。一个小时后,吴磊无精打采地用笔尖敲着桌子,白敬亭板着脸用红笔毫不留情地在练习册上再画下一个叉。

“你说,我们素昧平生,”吴磊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就不要这么残忍了吧,要为彼此留些余地。”

“我不对你残忍,高考对你残忍。”白敬亭打了个对号,“再说,谁说我们素昧平生了?”

“嗯?难道我们之前见过?”吴磊歪着头细细打量白敬亭。青年眉眼温顺,一点泪痣趴在眼角,倒真是越看越眼熟,也越看越好看,但吴磊死活也想不起来之前是否见过他了。白敬亭被盯得受不了,抬起头瞪了吴磊一眼,“看错题。”

吴磊放弃搜索记忆库,蔫了吧唧地答应了一声,低头在错题旁写出一串歪歪扭扭的英文。白敬亭打了个呵欠,托腮盯着吴磊的指尖发呆。

两人没多交流,一个做题一个批改再讲几句,窗外的一朵云就慢悠悠地游走了。

*

离高考还有一周的时候,吴磊的英语成绩已经能在一百一十分上下出头了。吴磊早过了惊讶自己会跟着陌生人补英语的时期,和白敬亭火速混成了好哥们,两个人不涉及英语的时候都是“磊哥”“白哥”这么互相叫;吴磊的妈妈也心里欢喜,一个劲儿地感谢白敬亭,甚至准许吴磊跟着白敬亭一起出去溜达,还自己加了个“让你放松放松”的头衔。

“白哥,去哪儿啊?”吴磊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问。

“随便走呗,”白敬亭皱着眉望向吴磊,“你不会是感冒了吧?高考之前还能感冒,您可真够金贵的……先去买药备着吧。”

吴磊吸了吸鼻子,感觉的确有些不通气,于是跟在白敬亭身后一起走向附近的药店。白敬亭买了两盒感冒药,拿了个塑料袋晃晃悠悠地拎着,走出药店转头问吴磊,“磊哥,想去哪儿啊?”

外面的大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白敬亭回过头的时候逆着光,吴磊只能看清一个修长的轮廓。他忽然觉得眼前的画面有些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是梦里吗?还是在哪儿?这个轮廓熟悉得像是呆在他记忆里很久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诶,磊哥?”白敬亭见他不答,走近拍了一下他,“想什么呢?”

“没什么,”吴磊回过神来又打了个喷嚏,“走吧,附近是不是有个公园来着?”

星期一的午后,公园里的人出奇得少,只剩几个不怕热的孩子攥着气球和糖果嬉闹着。吴磊走累了,两人一起坐在长椅上望天发呆。发着发着呆吴磊侧过头问白敬亭,“我说白哥,你真的是什么圆梦师?”

“是白日梦公司的首席圆梦师,”白敬亭纠正,“江湖人称白梦想。”

“好好好,白梦想先生。”吴磊应了声,“我活了十八年,从来没想过世界上还有这种职业。”

“我之前也没想过。”白敬亭懒洋洋地道,“谁叫我心地善良呢。”

“那你平时都干什么啊,这个圆梦师……赚钱吗?”吴磊问。

“怎么着,想跟着哥一起?”白敬亭笑了声,“不赚钱,没看我免费帮你补课呢么。帮完你我可不继续了,我还是好好当一个大二的学生吧。”

“……”吴磊简直不能理解,“那你还帮我补课?”

“我欠了你听可乐嘛。”白敬亭把双手枕在脑袋后开玩笑,“再说了,这事儿得看缘分,施主与我有缘,我自然帮你补课。”

吴磊诚恳地回答:“真想不到白哥是这么佛系的人。”

白敬亭:“……。”

*

白敬亭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一语成谶。吴磊和他出门散心的第三天对方华丽地感冒了,而且感冒来势汹汹,白敬亭进他卧室的时候吴磊坐在床上可怜巴巴地盯着他,像只淋了雨的小狗。

白敬亭忍不住过去揉了把吴磊乱糟糟的头,“吃我买的药了没?”

吴磊心跳漏了一拍,“啊……吃了。”

“行,”白敬亭坐在床边,从包里拿出自己整理的一沓打印纸,“那今天别做题了,背背单词吧。”

吴磊蔫蔫地应了声,接过打印纸盯着看。看一会儿就要悄悄抬起眼皮瞄白敬亭一眼,到最后直接不移眼睛了。白敬亭装模作样地玩了会儿手机,耳朵越来越红,最后忍不住抬头把吴磊手里的纸抽出来凶巴巴地问:“看什么,背完了?”

“哥,我头晕。”吴磊带着鼻音闷闷地道。

白敬亭没辙,叹了口气问,“量体温了么?”

“今天早上量的,三十八度,”吴磊打了个寒颤,“我已经好几年没感冒过了,偏偏高考前感冒——”

“——不用担心,还有四天呢,”白敬亭安慰,“我去拿体温计,你再量一下。”

看着吴磊乖乖夹好体温计,白敬亭发了会儿呆,然后把手搭到他头上。吴磊一颤,抬眼睛往上看,又继续看白敬亭。白敬亭的手凉丝丝的,覆在吴磊发烫的额头上,舒服得让人想闭上眼睛,但吴磊又舍不得把眼睛闭上。白敬亭离他很近,吴磊能清楚地看到他纤长的睫毛,眼角下的一点墨色,鼻尖沁出的一点汗,还有形状饱满的淡粉色的唇。

吴磊舔了舔唇,“白哥。”

“嗯?”

“我……”

白敬亭把手撤了下来,“把体温计拿出来,我看看。”

吴磊一顿,把体温计摸了出来递给白敬亭。白敬亭仰着头看了一会儿,皱着眉道,“三十八度五了,你躺着睡一会儿吧。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

“……没什么,等高考发完成绩我在告诉你吧。”吴磊躺回床上,白敬亭帮他他好被子,“那我先回去了。”

“别,”吴磊又可怜巴巴地看向白敬亭,“白哥……给我讲个睡前故事呗。”

“几岁了啊磊哥?”白敬亭又坐回床边,好笑地问。

“几岁有故事听我就几岁。”吴磊眯眼睛笑。

“嗯……从前有个小朋友,”白敬亭慢吞吞地说,“叫小吴。”

“嗯,”吴磊也慢吞吞地,“还有个小朋友叫小白。”

“有一天小白做了个梦,”白敬亭瞥了吴磊一眼,“梦到了小吴,小白心想——”

“——他想,怎么会有这么帅的男孩子呢……”

“贫,”白敬亭拍了一下被,“好了,我走了啊。”

“哦,”吴磊瘪了瘪嘴,“那我去梦小白了。”

“早就梦到了,”白敬亭笑,“晚安,明天来看你。”

*

高考成绩出来那天,吴磊和白敬亭在街上闲逛了一天,买了两个水杯,又在街头打印了两人的自拍塞进新买的白色相框里。到了快发成绩的时候,两人偷偷溜到之前去的公园坐在长椅上看星星。吴磊心不在焉,隔几分钟就刷一下手机,白敬亭安慰,“没事儿,说过很多遍了,你一定会考好的。”

“说是那么说……”吴磊嘟囔。

白敬亭道,“别那么紧张。”

“你说我英语最后能到多少分?”吴磊唉声叹气,“我最后几天都没做什么题……”

“一百二。”白敬亭看着手机道。

“虽然我一开始的确是想上一百二,”吴磊仰头看星星,“但还是不太可能……”

“我说真的,”白敬亭把手机递给吴磊,“刚才查到了,你英语一百二。”

“我……啊?”吴磊猛地一回头,“什么?我……我看看?”

“恭喜啦,”白敬亭拍拍他,“一百二。”

“我……”吴磊喉结滚动了一下,“谢谢你,白哥。”

白敬亭低头笑了笑,吴磊给妈妈打电话报喜。打完电话转头看向白敬亭,“好了,我妈说可以让我疯一晚上。”

“行,白哥陪你疯。”白敬亭耸耸肩,“对了,你感冒那天想说什么来着?”

“你还记得啊……其实,”吴磊道,“有些事我怀疑好久了。”

白敬亭问,“什么?”

“比如说……我从来没说过我叫吴磊,”吴磊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白敬亭一愣,吴磊继续说,“还有你知道我的桌子上应该放着今天买的白色相框,你说我们不是素昧平生,你知道我会考好……”

“——那个,”白敬亭咳了一声,“我说你会考好完全是出于对你的信任。”

“行吧,我姑且信了,”吴磊弯了弯眼睛笑了,“那其他的呢?”

白敬亭舔了舔唇,半晌后小心翼翼地道:“我是……梦到的。做了个冗长的梦,你信吗?”

“……怎么能不信呢,白梦想先生。”吴磊挑了下眉毛,“说实话,虽然我记不清自己做没做过梦,但是我一直觉得你很眼熟。”

白敬亭道,“你也可以说我穿越了,总之我觉得这是个真实的梦。梦醒了我就去找你了,因为你这个时候需要我……帮忙补习英语。然后你就会进X大,就真的是我的学弟了。至于白日梦公司和首席圆梦师……好吧,为了给你补习总得有个由头吧。”

“哦……”吴磊意味深长地瞥了眼白敬亭,“只有补习吗?”

“……”白敬亭抿了下唇,“那还有什么?”

“你不说我可说了啊。”吴磊上身微微前倾,盯住白敬亭,“不知道我猜中了这些,白日梦公司的首席圆梦师能否再给我个免费圆梦的机会呢?”

“你想……圆什么梦?”

“我想当白日梦公司首席圆梦师的男朋友。”

—End—

评论(10)
热度(79)

© 楚默歌歌歌不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