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是批量生产小甜饼
明月逐人归

【磊白】自卑者的情书

* rps ooc 勿上升


* HP paro


*磊白均鹰院设定 四年级磊×七年级白


*有奇奇怪怪的假催眠设定 完全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瞎编的 是来自亲友的点梗


*赶上了赶上了,磊哥生日快乐。


*


“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你看到了什么?”


“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等我。”


“是谁?”


“……是你。”


*


公共休息室的壁炉里传来火苗灼烧木块噼里啪啦的声响,吴磊转着手中的魔杖,撑着腮盯着白敬亭微微发颤的睫毛。白敬亭僵硬地坐在扶手椅上,目光随着舞动的火焰上下浮动。外面的寒风拍打着窗户,企图钻进温暖的室内;雪花纷纷扬扬,把窗外尖叫笑闹的呼喊声封存在一片白茫茫中。


霍格沃茨的第一场雪正赶上圣诞节,大多数学生已经离校,留下来的人也打定主意尽情撒欢——即使室外的温度已经低到打人柳都不愿意动一下了。偌大的公共休息室只剩下吴磊和白敬亭两个人,白敬亭盯着火,吴磊盯着白敬亭。拉文克劳所在的西塔楼内的气氛凝固得仿佛放在黑湖里结冰的牛奶冻一样,两个人看起来也被气氛一同凝固住了——简直像双双中了统统石化。


“……好吧,白哥,”吴磊清了清嗓子最终先开口认输,“不去医疗翼也可以,但是你总要告诉我你最近为什么这么颓丧吧?”


“我说了……NEWTs考试,我也快毕业了……”白敬亭哑着嗓子回答,“我还没想好留在学校跟弗立维教授做研究还是——”


“——就算这样,”吴磊打断他,“你总得睡个好觉。哥你的黑眼圈都快夸张到让人以为中了谁的恶作剧魔咒了……你几天没睡觉了?”


“三天吧,”白敬亭干巴巴地说,“我觉得还好。”


还好个梅林的三角内裤!吴磊几乎想要给白敬亭来个昏昏倒地了。他拖着椅子一点点窜到白敬亭旁边,抬手恶狠狠在对方脑门上敲了一下。白敬亭捂着额头瞪了过来,吴磊拽下他覆在头上的手,眨了眨眼睛。


“哥,你相信我吗?”


“……你这是什么问题。”白敬亭不自在地抽回手嘟囔了一句,“当然…信了。”


“那你放松,”吴磊笑眯眯地抽出白敬亭手心里的魔杖,“我用个麻瓜的法子,保你睡个好觉。”


*


下次再信吴磊我就是巨怪,白敬亭僵硬地靠在扶手椅上想。


虽说拉文克劳人不擅长也不热衷于打架,但是被收走魔杖还是给白敬亭带来不小的忐忑。他按照吴磊的说法努力放松身体,垂下手臂的时候却还是觉得自己傻透了。


——而吴磊,懒洋洋地趴在沙发靠背上指挥着。


“放松……放松。”他把玩着白敬亭的魔杖慢悠悠道,“不放松就睡不着啦。”


经过几分钟的挣扎,白敬亭终于把自己以最舒服的姿势塞进了扶手椅里。吴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坐到了他脚边的地毯上,怀里抱着魁地奇奖杯造型的抱枕,连声音都被暖洋洋的温度蒸得又低沉又柔软。十四岁的男孩正处于变声期中,吴磊的声音已经不似他们初识时那般清亮,却带着恰到好处的沙哑,磨得白敬亭心痒痒。


“闭上眼睛……”吴磊轻声道,“这里很暖和,没有其他人在,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睡一觉吧。”


*


白敬亭进入浅眠状态的时候眉头还是微微皱起的。吴磊怕惊醒好不容易才入睡的十七岁少年,指尖在他眉心上方停了几秒还是收了回去。


好像是时候了。吴磊盯着白敬亭皱起的眉数了几秒,轻声开口,“白哥,现在你在一片草地上。”


“草地很柔软,草尖上凝着清晨的露珠。前面有一座桥,现在你可以走过去。”


白敬亭的睫毛颤了颤,吴磊继续问道,“桥的那头,有什么?”


“……有一片森林,”白敬亭喃喃,“森林中间……有一条路。”


“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你看到了什么?”


“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等我。”


“是谁?”


“……是你。”


吴磊一顿,猛地抬头看向白敬亭。


*


白敬亭心里一片颓然。不该这样的,他在心里不停责备自己。


他其实没有睡着。吴磊不知道从哪个麻瓜电影里学来的拙劣催眠技巧,对于成绩优异的拉文克劳学子一点用都没有——但他还是按照吴磊的话做了。


他总是不想让吴磊失望。


白敬亭已经习惯扮演大哥哥的角色了。他喜欢看到吴磊笑起来的样子,嘴角微微咧开,眸子里盛满星光。为了可以让吴磊一直这样笑着,他埋下自己心底所有自私的想法,以一个哥哥的姿态寸步不离地守在吴磊身边,帮他挡掉所有不必要的烦心事,直到无法抗拒的分别时刻来临。


还有半年就要毕业了。


白敬亭太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很快他们就该迎来至少三年的别离,而他不只想当吴磊的哥哥,也不想再压抑在他心头埋了太久的念想了。他每天都在谴责自己怯懦和自私中度过,满心懊恼和纠结;借着催眠隐晦地说出自己的心声后,白敬亭却又开始后悔。


——我让他……失望了。


白敬亭满心颓然,努力抑制住身体的颤抖,直到属于少年的温热的唇贴上他的额头。


*


“醒啦。”吴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熟悉的语气,欢快的,好像还带着点窃喜,“别装睡了,睁眼睛。”


*


是梦吗?


好像是梦,也好像是梦一样美好的现实。


*


雪没停过。


霍格沃茨的冬天很冷,不如一起牵着手走完吧。






—End—


评论(8)
热度(29)

© 楚默歌歌歌不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