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是批量生产小甜饼
明月逐人归

【磊白】熹微

#rps ooc 勿上升

#是给 @朔間律 老师的。很久之前就答应的一篇,但是中途我自己遭遇了些事,一直拖到现在,终于勉强拼凑出了个我想写的故事。不好意思律老师!让您等了这么久!祝您2019新年快乐!

#磊白重组家庭兄弟设定,年龄差与现实一样,故事的具体时间是在20171014-20171015,祝挺亭24岁生日快乐(

#向白哥的充气手臂致敬(?)

*

吴磊远远地望见白敬亭站在路灯下等他。

白敬亭穿了身浅灰色的大衣,双手插兜,瘦瘦高高的。

吴磊想,他看起来像个孤单的影子。

*

他们在社交软件上的交流不少,但很久没见面了。

两个人没什么寒暄,吴磊叫了声哥,白敬亭点点头,抬起手腕看了眼表,说还有十几分钟吧。

吴磊笑,放心,哥的生日我是记得最清楚的。

*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吴磊刚上小学,白敬亭升了初中。

白敬亭和他的母亲一起成为吴磊并无血缘关系的、在法律上的亲人时,他们都尚不明白,从今往后,他们将与彼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无论是“我们”还是“未来”,听起来都太遥远了。

*

白敬亭先一步踏入青春期。

少年的忧愁、学业的烦恼和与陌生人朝夕相对的种种接踵而至,白敬亭愈发沉默,似乎把反抗全部体现在了飞窜的身高上。

吴磊不懂。吴磊只知道这个哥哥不爱说话,但个子高,长得好看,对他也很好。

这就很好。

*

刚一头闯进青春期里的吴磊,不喜欢白敬亭。

吴磊的青春是肆意张扬的。少年略显稚嫩的面庞还未长开,但眉宇之间已然有了吸引人的英气。他学会了故作高深地耍帅,学会了和家长顶撞,学会了翘课和打架,学会了放学不归家。

白敬亭是高中部的男神,是不苟言笑的斯文学长,是女孩子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的对象。

吴磊不喜欢。

但是究竟是不喜欢白敬亭,还是不喜欢白敬亭被所有人喜欢,他并不清楚。

*

他们很少说话。

吴磊过去喜欢“哥”、“白哥”地叫,后来叛逆期悄然而至,吴磊开始喊“喂”,更多的是在两个人相处时故意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他想看到白敬亭露出不一样的表情。

但白敬亭始终是白敬亭,会在察觉到关系转变后识趣地主动沉默。

母亲说,他太懂事了。

那时不懂事的吴磊也这么想。

*

白敬亭出现在巷子口的时候逆着光。

青春期的吴磊开始打架,看到女生们偷偷投来的目光和老师家长们无奈的表情会让他有说不清的快感。只不过快感中还带着点儿遗憾——他想看白敬亭对他打架表示出点儿什么,任何特别的都好。

心里盼着白敬亭知道自己打架的所谓光辉事迹,吴磊在周边一片出了名,仇家也不算少。回家的路上偶然被人围堵在无人的巷子里的时候,他心里只觉得运气不好。

被打到跌坐在地上嘴角渗血的时候,吴磊才感觉今天运气太不好了。

他伸手去摸手机,手机却被人打飞了出去,在地上磕了几下,最终停在一个人的脚边。

吴磊眯着眼睛,目光顺着手机一路向上,滑过笔直修长的双腿,滑过微微起伏的胸膛,滑过挂着滴汗的锁骨,落在对方的脸上。

他看不太清楚,但是突然就知道了这是谁。

白敬亭出现在巷子口的时候逆着光。

*

他们的关系又不知不觉变好了。吴磊也不再打架。但过去的兄弟们找他的时候,他还是会故作深沉地耍帅,说自己累了。

与此同时,吴磊开始早上红着耳朵抓着内裤钻进卫生间里,路过梦中出现的人的房间时,做贼似的,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

白敬亭大吴磊六岁。两个人聊天的时候,白敬亭挑着眉,带着点儿得意的笑,说,我知道的事儿比你知道的多着呢。

吴磊说,我就知道件事儿,你肯定不清楚。

白敬亭不服气,什么事儿啊?

吴磊也学着他挑眉,带着点儿得意的笑,不肯说。

*

可是你知道那么多事,吴磊想,却不知道我喜欢你。

他的心里泛起了些许波澜,说不上是得意还是酸楚。

*

他们的父母双双去世的时候,白敬亭大学刚刚毕业。

两个人都穿着一身黑,没钱办葬礼,只是在墓碑前站了许久,到最后腿都僵了,白敬亭忽而转头,红着眼睛对吴磊挤出了个看起来像哭的笑。

磊哥,我现在可就只有你了,他说。

没事儿,吴磊也红着眼睛对他笑,我也只有你。这不也挺好的吗,我们拥有彼此。

嗯,白敬亭说,以后哥养你。只不过……

吴磊肩头一沉,是白敬亭把额头搭在了他的肩上。

只不过,得提前跟你未来的女朋友说声抱歉了,今天先借我靠一会儿。

吴磊想说,不用说抱歉了,我给你靠一辈子。

但他感觉自己的肩头一片濡湿。吴磊犹豫了半晌,只是笨拙地拍了拍白敬亭的后背,小心翼翼地搂住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

吴磊在高中里刻苦学习,白敬亭套上西装四处奔波。他回来时时针通常已经路过了十二,白敬亭却只是嘱咐吴磊早睡,不用管他。

吴磊应了,然后躺在床上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等着听到门咔哒一声打开的轻响。

白敬亭很小心,洗漱的声音尽量压低放轻,但他总是要在睡前走进吴磊的房间里呆三五分钟,帮他盖好被子,或只是安安静静地坐上一会儿。

*

还有唯一的一次。

身上沾了点儿酒气的白敬亭走进吴磊的房间里,像往常一样坐在吴磊的床边,坐了会儿后忽而一声叹息。

磊哥,我升职了,调去A市。白敬亭没叫醒吴磊,也似乎没指望吴磊能听见,只是用气音悄声说着。过几天就走,你一个人好好学。

吴磊呼吸一紧,立刻就想睁开眼睛。

但紧接着,白敬亭俯下身,温柔地、克制地、小心翼翼地,吻上了吴磊的唇。

*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白敬亭在前拖着吴磊的拉杆箱,吴磊在后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一边踢一边正大光明瞄着白敬亭的背影。

还有几分钟就要零点了。这个城市陷入沉睡,街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等着对方先开口。

我租的房子只有一张床,白敬亭突然开口。

挺好,挺好,吴磊说。

我也觉得你睡沙发挺好的。

诶,吴磊几步追了上来,眉眼弯弯,讨好地笑着,哥,我们这是什么关系啊,一张床一张床得了。

那得看你送我什么生日礼物了,白敬亭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吴磊。

吴磊咧嘴一笑,我倾家荡产准备的礼物,绝对能蹭上你的床。

*

十四岁的吴磊有件白敬亭不知道的事儿,是他喜欢白敬亭。

二十岁的白敬亭有件吴磊不知道的事儿,是他喜欢吴磊。

二十三岁的白敬亭在喝酒的夜里,偷偷亲了装睡的吴磊。

十七岁的吴磊在被白敬亭亲的一刹那,放弃了装睡。

*

再次路过一盏路灯的时候,吴磊拽着白敬亭停下了脚步。

他三步两步跑进了路灯下,郑重其事地说,我要准备送给你生日礼物了。

白敬亭舔了舔唇,松开拉杆箱,站在了离吴磊三步远的地方。

吴磊左右看了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站位,最后满意地朝白敬亭眨了眨眼睛,看着腕表倒数。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零。

二十四岁的白敬亭先生,生日快乐,送你个男朋友。 吴磊朝着白敬亭的方向张开双臂。

赶快投入你马上就十八岁的磊哥的怀抱吧。

*

他们并肩朝前走。

吴磊偷偷瞥了身边的白敬亭几眼,夜幕中他看不清对方的神情;他又盯着对方垂在身侧的手发了会儿呆,最后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手包住对方的。

白敬亭的手动了一下,修长的五指伸展开来,钻进吴磊指间的缝隙里,一勾一握,十指相扣。

就这么一直走下去也挺好的,吴磊默不作声地傻笑了一会儿之后说。

是挺好的,白敬亭回答。

走到什么时候呢?

走到天亮。

*

我们一起走到天亮。

—End—

评论(15)
热度(82)

© 楚默歌歌歌不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