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是批量生产小甜饼
明月逐人归

【磊白】有空一起穿个越吧(下)

#依旧,rps请勿上升至真人

#我流磊白,强力ooc避雷针

#磊哥自己可以撑起一台大戏了,让我们掌声祝贺磊哥吐槽大会开幕,同时也祝磊哥成年快乐。

#把我想写的设定写了个爽,想开的车……不好意思,还是没开。

*

这次有点儿限制级了,吴磊在浴缸中赤身裸体地醒来时心想。

他先是坐着玩了一会儿泡泡,在水凉了之后边嫌弃自己的心理年龄边站起身,拿过搭着的毛巾把自己擦干净——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肌肉十分完美——再穿上浴袍,走出浴室。浴室和卧室连着,吴磊凑到床头柜前对着镜子一看,果然脸还是那张脸,吴磊不禁松了口气,自恋地想上天都怜惜我这张帅脸。镜子旁边摆着部手机,吴磊一拿起来就想起在上上个世界的经历,心情复杂地用指纹开了锁。

白敬亭笑吟吟地在壁纸上望着他。

“……”果然。

还没等他和手机壁纸上的白敬亭来个深情对望,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是个电话,来电人的备注是“全世界最帅的陈翔葛格”。

吴磊:“……”

他的心情顿时更加复杂,犹豫再三接了电话,刚“喂”了一声就被对面狂放不羁的一串笑声打断了。

“看到我改的备注了吗?”笑过之后,电话那头的陈翔严肃地问。

吴磊:“……”我就知道,无论在哪个世界我都不会这么备注别人。

“好了说正事儿,你没忘了今天下午的party吧?”

“我还真给忘了。”吴磊面不改色深沉扯谎。

“真有你的,小白来的party你都敢忘。”陈翔感叹了一句,吴磊近乎麻木地听到白敬亭的名字又和自己联系到了一起,“四点,XX街OO号,你一定来啊,人来少了没法逼他唱rap。”

之前私下里见识过白rap风采的吴磊诚心实意地说:“那我还是算了吧。”

“不行不行,好兄弟一起死,”陈翔语气欢快,“现在都两点半了你快点儿啊,打扮得帅点儿,说不定这次小白就以身相许了呢。挂了啊。”

耳边传来忙音,吴磊脑内反复回放了几遍陈翔最后的那几句话,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居然有点……习惯了。

他大概明白了,自己不停穿越是那个什么塘神搞的鬼,其目的现在看起来也无比明确——撮合他和白敬亭。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塘神!吴磊愤愤地谴责,不知道rps不能上升真人吗!

说是这么说,吴磊现在仔细一想,他之前真的从来都没考虑过他们的关系。白敬亭于他,是学长,是哥,是能一起打篮球的好兄弟,是聊得来的挚友,除此之外呢?如果白敬亭真的要和他在一起,他,他好像……

他好像是愿意的。

吴磊被自己吓了一跳,摇摇头急急忙忙换衣服,把自己收拾成勉强符合陈翔要求的样子。临走时他又收到一条陈翔的短信,嘱咐他戴墨镜,再被粉丝围堵可没人救。

粉丝?他很有名吗?

吴磊不敢含糊,帽子眼镜口罩全副武装,坐上了地铁,腾出手来拿起手机百度自己。几分钟之后他扶着扶手内心澎湃汹涌无法平静,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这种突然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

吴磊有种暗搓搓的狂喜,急切地想感受一下坐拥无数粉丝是什么样的体验,于是打开微博,先是欣赏完几千万的粉丝数,又顺手点开了关注。

然后吴磊就被特别关注分组里一连串的同一个名字闪瞎了眼。

白敬亭,白敬亭工作室,白敬亭后援会官博……吴磊手指往下滑,一连串看下来,都是白敬亭相关的各种微博号。吴磊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被这个世界里自己的痴汉作风雷得外焦里嫩——讲道理,关注白敬亭的辣妈御姐站听起来真的很像变态啊!

……等等。

吴磊手指一顿,凝视着特别关注末尾的那个微博号,内心的疯狂吐槽戛然而止,陷入沉默之中。

磊白CP向资源汇总。

磊白CP向资源汇总?

磊白CP向资源汇总???

这下吴磊是真的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了。

吴磊迷茫恍惚了好一阵,再回过神来,扶了扶墨镜四处张望,然后发现——他坐过站了。

冷静点,他安慰自己,你现在可是大明星了。紧接着吴磊就意识到明星也不能拯救他现在的处境,只好把口罩往上扯了扯,在下一站下了地铁,出了地铁站给陈翔打电话。

“哎!”那头声音很嘈杂,陈翔扯着嗓子喊,“快四点了你人呢?”

“我坐过站了……现在不知道坐到哪儿了。”吴磊老老实实地回答。

陈翔难得沉默良久。吴磊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头有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过了一会儿陈翔道,“你现在在哪儿,我让小白去找你。”

吴磊报了个对面商场的名字,自己慢悠悠过马路往对面走。商场门口正在搞活动,架了个简易的台子,主持人在台上随机选幸运观众上来互动。吴磊兴味索然地看了几轮,心里想的都是这次遇到白敬亭之后会触发什么,过了会儿估摸着白敬亭快要到了,他就往商场门口走去。

走到商场门口时路过了活动台,吴磊向上一瞟,刚好和主持人对上视线。

糟糕——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吴磊急忙一压帽檐想跑,主持人的声音却已经响起来了:“那位带墨镜的帅哥,不要跑啊,对,就是你,来,上台我们玩个游戏,可以拿大奖哦——”

三分钟之后,被推上台的吴磊不知所措地现在主持人旁边。

“帅哥你有没有搭档啊?”主持人兴致勃勃,“台下哪位可爱的女生愿意和这位帅哥一起完成游戏赢得奖品?”

台下的妹子们热情地挥着手,吴磊感觉自己像只突然被马戏团团长抓过来表演的猴子,又像是被选上当升旗手的小学生,所有人都对着他敬少先队礼。他低了低头遮住脸,思考怎么才能不引人注目地从台上溜下来,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是他的搭档。”

白敬亭带着口罩又重复了一遍,边说边走上台来。走到吴磊身边,他拽住了吴磊的袖子,话锋一转,“不过我们现在还有别的事,打扰了。”语毕,他一扯吴磊袖子,开始往台下跑。

刚跑下台阶,吴磊就听到有妹子尖叫:“妈呀这不会是白敬亭吧!!!”

完了,他想。白敬亭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一瞬间拽得更用力,吴磊差点栽在他身上。台下的人哪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们,人群潮水般涌了上来,一片混乱的尖叫中能听到他们叽叽喳喳的讨论,更多不明真相但热衷于凑热闹的群众也加入围堵浪潮中。

东绕西绕了大概十分钟,两个人才终于甩开了狂热的人群,钻进条无人的小巷里。他们靠着墙扯下口罩喘了一会儿气,白敬亭才有力气责备他:“你怎么回事儿,还能被抓上台?等着被人认出来吗?”

“你没来之前,我明明隐藏得很好。”吴磊小声反驳。

白敬亭被噎了回去,似乎是忍了好几秒才克制住自己不去翻白眼。吴磊侧过头看白敬亭,白敬亭逆着光,面容不甚清晰,只能看到个轮廓,但吴磊却觉得白敬亭此时此刻好看得过分。他没经大脑直接开了口,“白哥。”

“嗯?”白敬亭偏过头看他。

“你……是不是喜欢我?”

白敬亭被吴磊的问话镇住了,反应了一秒匆匆忙忙别过头咳了一声,故作镇定,“为什么这么问?”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你。

他没能说出口,那声熟悉的咒语响了起来。

*

吴磊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一片白色,迷茫了几秒才意识到那是天花板。他打了个哈欠爬了起来,想起在上个世界发生的事,略带懊恼地抓了抓头发。

没说出口,吴磊想,祝那个世界的自己好运吧,毕竟我刚问完白哥这种问题。

周围很安静,吴磊不想动弹,难得放松下来,重新窝回被里。他在被里想了一会儿,既没想明白自己对白敬亭是什么感情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强撑着最后的倔强大声骂了会儿塘神,也什么都没发生,只好憋屈地再爬起来。吴磊四处看了看,他躺着的是张双人床,床头柜上摆着部手机和一个日历。

日历上21号那天被圈了个圈,下方用小字备注了一行:白,发情期。吴磊认出这是自己的字,皱了皱鼻子,确认“白”就一定是白敬亭——但是后面的那三个字是怎么回事?发情期……听起来很邪恶啊。他放下日历转而拿起手机,不出意外地在黑着的屏幕上看到映出来的是自己原本的脸。指纹解锁,他首先同样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壁纸上的白敬亭,然后——今天是20号。

那明天不就是白哥的……呃,发情期了嘛。吴磊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觉得这种说法真是太羞耻了,简直触及了大小伙子十几年的纯洁底线。他下床进卫生间里洗了把脸,一转头看到洗手台上放着个小瓶子,三个大字印在上面——“抑制剂”。

抑制剂?吴磊拧开闻了闻,没什么特别的味道,于是又去看瓶身的说明,药品介绍只有简简单单一句话,“针对发情期的Omega”。

Omega?发情期?Omega有发情期,白敬亭有发情期,白敬亭是Omega……

那Omega是啥。

好学生吴磊在脑内搜索答案。Omega不是角速度吗?还有电阻单位?交流电的电角度?溶质的质量分数?

吴磊百思不得其解,拧好瓶盖又把小瓶放了回去。

衣柜里挂着几套西装,吴磊不是很想在这个他没搞清楚的世界里冒险,于是就穿着家居服在家里逛逛。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但通过他刚才的观察——卫生间里有两套成对的洗漱用具——他肯定不是自己一个人住的。

客厅里有一面照片墙,一部分是他个人的——傻透了,吴磊几乎不忍心看——还有一部分是他和另一个人的。毫无疑问,是和他住在一起的那个人,吴磊心中有数,那个名字呼之欲出——

果然,是白敬亭。

吴磊定定凝视着照片上和白敬亭拥吻的自己,猛然生出了一种同人逼死官方的无力感。

莫名其妙被另一个自己秀了一脸绝对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经历。吴磊又略略看完了他们两个其他的恩爱照,最后后退几步瘫在沙发上。

行了,我知道了,吴磊心说。被要求和白敬亭表白我不反感,看到自己和白敬亭拥吻同居我不反感,发现所有世界的自己都喜欢白敬亭我也不反感——得了,塘神葛格,我知道自己对白哥有非分之想了,现在可以麻烦您把我送回去了吗。

“可以,”塘神的声音在他脑内回荡,“不过你得等一会儿,刚把你送过来没多久,我技能冷却呢。”

“……”吴磊默然耸了耸肩,继续盯着照片墙发呆。回去之后该怎么跟白哥说呢,他拄着脑袋思考,白哥您吃了吗?白哥你觉得我怎么样?白哥我其实可喜欢你了你呢?白哥要不咱们俩凑合凑合?白哥——

吴磊突然嗅到一股清香,像是雨后的松树,但此时此刻带给他的却是无法忽略灼热。吴磊身上被诱出了一股薄荷的清冽气味,面红耳赤地低头看向下半身。

我靠怎怎怎怎么回事!吴磊在大脑里疯狂地对塘神喊,塘神这边不紧不慢地跟他解释这是这个世界的设定,并且表示别太着急,技能马上就冷却完了。

吴磊嗅到松木的清香越来越浓,相对应的,他感觉自己身体的变化也愈发显著,他保留了十几年的大小伙子的纯洁底线一瞬间就被跨过去了。吴磊手足无措地捂住裤裆,在脑子里对着塘神嗷嗷叫唤:你弄的都是什么下流的世界啊!快快快我要回去!

急什么,塘神冷静道,哪里下流了,有你这么跟神仙说话的吗。

吴磊无暇与塘神争吵,随着馥郁清香,他听到脚步声渐近——零乱的、跌跌撞撞的脚步声。吴磊着急,不停地催塘神快点儿,四顾想躲,突然听到咔哒一声门响,僵住了动作。

白敬亭站在门外,踉踉跄跄进来,用尽全身力气反锁住门。他面色潮红,蹙着眉,双眼泛着蒙蒙雾气,在眼角凝成一汪,连眼角下缀着的一点墨色也似是受了潮。他张了张嘴,好像说了什么,但吴磊没听清。

他只听到脑中塘神喊了句“冷却好了”,然后就是那声熟悉的咒语。

*

一片雾蒙蒙。

吴磊踉跄了几步站稳,没等疑惑这是哪儿,塘神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太着急了,我只能技能一冷却好就用,没来得及修改目的地。这是另一个世界,你先逛会儿,等这次冷却好,我修改完目的地就把你送回去。”

吴磊在心里嗯了声,没力气和塘神多折腾——他的思维还停在上个世界里没缓过来呢。吴磊也快成年了,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有那样的反应不足为奇,但对白敬亭起反应这件事给吴磊的冲击还是不小的。他记得有句话,说是精神上都这么喜欢您了,身体上不表示一下感觉特不尊重;得,吴磊惆怅地迈步,这下全套都出来了,精神和肉体无论哪个他都逃不掉。

回想起刚才白敬亭的样子,吴磊咳了声,揉了揉发烫的脸加快脚步。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远远地看到前面的树下倚着个人。雾气很重,他看不清那人的相貌,心脏却已经叫嚣着加快了跳动的速度,撞得他胸口发疼。

他知道是他。

于是吴磊一步一步走上前,眼前的景象也逐渐清晰起来。白敬亭懒洋洋地倚在树下,旁边摆了张小木桌,上面一个茶壶,两个茶杯,样式普通但花纹精致。这两个茶杯一杯摆在他自己手边,另一杯就放在吴磊走来的方向,仿佛白敬亭知道他一定会在这里出现。

白敬亭正抬眼朝上望,伸长的脖颈曲线优美,让吴磊想起天鹅;他的长袍面料柔软,披在身上,里衣的扣子没全扣上,露出了锁骨和一小片异常白皙的胸膛——吴磊别过目光暗自咽了咽口水——在这一片暗色中甚是惹眼。白敬亭坐得很放松,左腿伸直右腿屈起,此时听到脚步声朝吴磊望去,丝毫不意外地笑了笑。他搭在右膝上的手朝眼前的地上一指,浅笑道,“坐。”

吴磊被神秘的氛围和白敬亭似笑非笑的表情诱得紧张起来,盘腿坐在白敬亭对面。白敬亭抬了抬下巴示意他拿起茶杯,看着他呷了一口才笑吟吟慢悠悠地说:“我加了枸杞泡的。”

吴磊一口茶水呛在喉咙里。

他艰难地咽下那口茶,忙不迭把茶杯送回桌上。白敬亭托腮欣赏吴磊一言难尽的表情,吴磊暗自叫苦——这个世界的白哥怎么回事儿,自行加腹黑设定不是ooc的吗!

他对这个世界全无了解,不好贸然开口,只能干坐着;白敬亭看上去根本没察觉出他们凝固的尴尬气氛,兀自悠然自得,过了不知多久才开口:“磊哥。”

“诶。”吴磊回过神坐直身子,白敬亭一翻手掌,掌心躺着枚铜币。

“来吧,”他拈起铜币道,“今天你白哥的神算机会还没用出去呢。”

“神算?”吴磊一愣没反应过来。白敬亭睨了他一眼,“你不是一直吵着想见识一下么。今天也遇不到别人,不用浪费了。”

原来白哥是算命的,吴磊心说,怪不得神叨叨的。

白敬亭右掌托着铜币,“等它浮起来之后,你可以在心里问个问题——只能用是或不是来回答的问题——收到问题后它会自己选择答案。”

吴磊生长在唯物主义的土壤上,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玄学,心里好奇得很,况且他也的确有想知道的事,于是急忙答应了。白敬亭垂眸一笑,闭上眼睛,唇开开合合无声地念着什么。吴磊目不转睛地看着,忽听脑内塘神的声音响起:“你抓紧,我修改好目的地了,还有两分钟技能会强制启动。”

你这什么破技能,自己都控制不了,吴磊在心里抱怨,我正要问很重要的事儿呢。

谁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塘神嗤了一声,人家当然和你是一样的,要不然我撮合你们干什么啊。

吴磊没理,紧张地看着白敬亭的动作。白敬亭眉头紧皱,嘴唇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忽然四周雾气全都凝了过来,他掌心的铜币浮起,闪着点点星芒悬在空中。

白敬亭睁开眼睛,示意吴磊问问题。吴磊抿唇在心里问,白敬亭对我的感情,和我对他的……是相同的感情吗?

他反复问了几遍,铜币在空中突然滴溜溜转了起来。吴磊顾不上塘神说的还有十几秒的提醒,目不转睛盯着铜币在空中翻滚,最后突然失了力气一般砸回白敬亭掌心。

没时间了,塘神说。

一阵熟悉的眩晕感袭来,吴磊不甘心地望向白敬亭,眼前的景象却是无法分辨的模糊。他伸手想抓住对方的手,但整个世界迅速被一片漆黑吞噬。

——————————

神算子白敬亭半是惊愕半是窃喜地盯着掌心里正面朝上的铜币,最后弯了弯嘴角。

“……忘了告诉他,铜币会把问题如实传达给神算子这件事了。”

*

吴磊摔在草地上,滚了几圈,最后在池塘边堪堪停住。

他支起上半身探过头去,定定地看着水面,清澈见底的池塘只能看到几块沉睡的鹅卵石,还有水面上映出的自己的脸——还是那张脸,无论穿越了几个世界都没变的脸。吴磊试着在心里喊了几声塘神,对方一点回应也没有;池塘澄澈如镜,此时无风,更是没有一丝涟漪,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掀起喷泉般的水花。

仿佛他的所有经历都只是一场环环相扣的梦。

吴磊对着自己的脸发呆,直至听到身后一声“磊哥”才回过神来,一卸力气差点栽进池塘里。他挣扎着把自己移了回去,白敬亭已经走近,伸出右手,微微弯腰含笑望着他:“干什么呢,我可是在树下面等了你好久。”

吴磊盯了他一会儿,看得白敬亭浑身不自在,耳尖浮起了一层薄薄的粉色,色厉内荏地踢了吴磊一脚,“你起不起来了。”

“当然……”吴磊伸出手搭上了白敬亭的。白敬亭刚想拽他起来,没想到吴磊使劲一拽,白敬亭猝不及防身子晃了晃栽了下去。

这真是实实在在地砸了下去,砸得人肉垫子吴磊闷哼一声,却不肯松手。白敬亭扑腾了几下都没能起来,反而是被吴磊搂住了腰,只好不明所以地拍了拍身下的人,“磊哥,有伤风化。”

吴磊不答,只是更用力地搂住白敬亭,把头靠在他脖颈上蹭了几下突然开口:“白哥,我喜欢你。”

白敬亭身子一僵,半晌后在吴磊身上干巴巴地道:“那还挺巧。”

“我也挺喜欢我自己的。”

“……也挺巧。”

水面微皱,吴磊听到树叶沙沙的声响。他放松下来,松开双臂,白敬亭依然有些僵硬地往旁边挪,最后躺在了吴磊旁边。吴磊的手往旁边动了动,又动了动,终于碰到了白敬亭的,反手握住,白敬亭没躲。

“我之前想握住你的手……结果没抓到。”吴磊说。

白敬亭眯着眼睛懒洋洋地道:“那现在抓到了。”

“对,现在抓到了。”吴磊偏过头看着白敬亭的侧脸,“白哥,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

“无论在哪个世界里,”吴磊握着白敬亭的手晃了晃,“我们都会相遇。”

—END—

评论(10)
热度(98)

© 楚默歌歌歌不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