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是批量生产小甜饼
明月逐人归

【磊白】有空一起穿个越吧(上)

#依旧,rps请勿上升至真人

#我流磊白,强力ooc避雷针

#磊哥自己可以撑起一台大戏了,让我们掌声祝贺磊哥吐槽大会开幕,同时也祝磊哥成年快乐。

#把我想写的设定写了个爽,想开的车……不好意思,还是没开。

*

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

这天,吴磊像往常一样收拾好书包往外走。现在正是傍晚放学的时候,吴磊比白敬亭低一学年,早放学了十分钟。他每天都会在教学楼后身最高的那棵树下等白敬亭,然后两个人一起在学校周边找家快餐店,解决晚饭,再赖着写完作业。

从教学楼后门到那棵树下的路上有一小片池塘,说是池塘,其实就是个水池子,里面的水浅到站进去也只能没过膝盖。午后休息的时间里吴磊会和白敬亭一起躺在池塘边的草坪上,眯着眼睛一边晒太阳一边聊天,从今天食堂的菜里有香菇扯到何老师对撒老师翻了个白眼,天南海北能扯多远扯多远。吴磊路过池塘边的时候突然想起今天白敬亭漫不经心地提到自己收了份情书的事,脚步一顿,又觉得于理这事儿他也没什么发言权,遂一叹气抬脚准备继续走。就在他抬脚的一瞬间,池塘里哗啦一声,中心泛起一阵水花。

吴磊:“……”如果他没记错,这水池子里面应该只有几块鹅卵石吧?

他一边念叨着建国之后不准成精一边小心翼翼地靠近池塘,在水边驻足几秒,抻着脖子怎么看都觉得这也没有能激起水花的条件。吴磊心说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出现幻觉了,摇摇头刚想走,池塘中央又窜出一阵水花——比上次的大多了,看上去几乎像是喷泉——然后伴随着巨大的水花和震耳欲聋的水声,一个人影隐隐约约从水花后面透出了轮廓。

“我——咳咳咳……”那人刚开口便被他面前的水花呛得咳嗽不止。

吴磊:“……”

那人咳了好半天才停了下来,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我,是这片池塘中的神——”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被自家池塘呛到的神,”饱受题海战术摧残的中国高中生吴磊忍不住吐槽,“而且你这没膝盖的水池子就能出个神仙,那我岂不是只练习册精。”

“……闭嘴!”这位神仙——姑且称之为塘神——声音听起来很是恼怒,似乎感到自己的神格遭到了侮辱,“我们神是有尊严的!”

“好好好,”吴磊摊手,“你是神你先说。”

“我,是这片池塘中的神,经常看到你和另一个男孩在这里讨论风花雪月人生理想——”

“——你平时的娱乐活动就是偷窥别人吗?”吴磊忍不住提问。

“我说了闭嘴!”

塘神十分不爽,连他面前的水花都窜高了一截。可能是不想再被打断,塘神加快了语速:“我作为神能够感觉到你不同寻常的情感波动但你比较蠢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于是善良的我就打算助你一臂之力不要太感谢我呦,嘻嘻。”

“……”什么玩意儿,嘻嘻什么啊!助什么一臂之力啊!吴磊沉默了一下,潜意识里感觉到对方的话十分危险,“我不太懂,可以拒绝吗?”

塘神被噎了两秒,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好意会如此直白地碰一鼻子灰:“……不可以!神都在帮你你居然不领情?!妈咪妈咪哄!”

吴磊隐隐约约看到塘神伸出手来指了他一下,随即,还没等吐槽那句“妈咪妈咪哄”,他就感觉到一阵眩晕,周围顿时混沌一片。

*

他双脚落在地面上,随即因为重心不稳摔了个狗啃泥。

作为校内比较知名的鲜肉学弟,吴磊的偶像包袱多少还是有的。他挣扎着站起身来想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他,紧接着,吴磊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无人的小巷中。他身上穿着的也并非之前的那身校服,而是材质光滑柔软贴身的……黑色紧身衣。

我靠,吴磊心想,我不会是穿越了吧。

多亏社会上各类穿越小说层出不穷,吴磊没多大心理障碍就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只是颇为遗憾——看这样他应该是魂穿了,唉,也不知道现在的这个身体长什么样,他之前可是靠脸吃饭的。

一想到之前,吴磊一拍脑门——不对啊,他好好的怎么就穿越了呢?原来的那个世界呢?白哥现在不会已经在树下面等他了吧?向来是吴磊等他的……白哥会不会着急了?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塘神,他又是怎么回事,不会真的是那句“妈咪妈咪哄”奏效了吧……

他正胡思乱想着,忽而听到一阵纷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回头,便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朝他冲来,个个表情凶神恶煞。来不及多想,吴磊下意识拔腿就跑。他一边跑一边听到身后有人喊:“不要脸的臭流氓!屡屡闯入少爷卧房!不知羞耻!停下来饶你不死!”

“你让我停我就停,我不要面子的啊!”吴磊没命往前跑,觉得气势不能输,于是喊了回去。他脚步迈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心中不禁惊异,感觉自己像开了挂一样:如果是之前,虽说他一直热爱运动,但也不可能以这个速度一边跑一边喊话;而现在,他不仅如此,而且丝毫感觉不到累,体力仿佛完全没有消耗。联想到他现在身上的这套衣服,吴磊心中澎湃又夹杂着凄凉,这不会是什么武侠设定吧?动不动就死人的话可怎么活下去,这身体的主人也够丧的,一过来就被追杀。

真是够受的了,吴磊心底一叹,再一抬眼,差点嗷一声叫出来——小巷是有尽头的,吴磊此刻正全力冲向对面的这堵高墙。后面的人仍不依不饶地追,眼前的障碍物越来越近,加速度太大刹不住闸,这里也不是九又四分之三车站……总之,无论怎么看,吴磊都难逃与砖头抵死缠绵的命运。吴磊干脆一闭眼,心说我这么快的死亡速度真是给穿越史上诸多大佬们丢脸了。还没等他想好在轰轰烈烈结束自己生命前要喊点什么,他的身体突然不受控制,一加速,一蹬,再一跃,吴磊睁开眼睛,自己已然在竖直的墙面上跑了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离地面越来越远。

“……”吴磊脑中弹幕乱成一片,“还有这种操作”与“我是不是穿越进《纪念碑谷》里当乌鸦了”刷了满屏,时不时还飘过一句“牛顿的棺材板我已经压住了”,最后都变成了“我靠我有点恐高啊啊啊——”。大脑无法正常运作丝毫不影响他跑得飞快,没几秒,吴磊死鱼一般地瘫在楼顶上。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感觉身体被掏空。

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暂时逃离了危险。刚刚那些人怎么说的来着?不要脸的臭流氓?屡屡闯进少爷卧房?不知羞耻?啊……啊?

流氓?不知羞耻?闯进少爷卧房?少爷?……少爷?

吴磊眼前一黑,几乎想给这身体的原主人跪下了。您这般好身手,居然是个好男风的采花贼?这是什么世道?

他半晌无言,最后翻了个身趴在楼顶,想让太阳也晒晒后背。这一翻身他便觉出胸口被硌,用手一摸,居然找到了个暗袋,里面有部智能手机。

……科技和武侠的混搭是哪位大佬的清奇设定啊。

吴磊用指纹解了锁,差点把手机扔出去。这手机壁纸上,那衣冠楚楚眉目如画的少年,不正是他的白哥?

这个世界也有白哥?看白哥这身打扮还挺有钱的,像是哪家的小少爷……

……小少爷?少爷?

……现在恐高而死还来得及吗,吴磊认真严肃地思考着。

折腾了近一个小时,吴磊总算把自己完好无缺地送到了地面上。他边走边盘算接下来怎么办,一侧头发现了条小路,看上去十分眼熟——难不成是这身体过去的主人常来?吴磊想着,转身踏上小路。

直行,右拐,再右拐,翻过篱笆——这些都是凭借这份“眼熟”完成的。没多久他就到了一个大院子的后门,翻过栅栏,他又下意识爬上了三楼,进了左手边第一个房间。

这里似乎是间卧房,墙体是蓝绿色,床单是浅浅的天蓝,书桌上堆着大部头,旁边散落着几支笔和一面镜子。吴磊上前拿起镜子,一是他想知道被他占据身体的这位仁兄长得怎么样,二是他在手机上看到了白敬亭的照片,隐约觉得这穿越有点蹊跷。吴磊举起镜子望去,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那是原本的他,学生吴磊的脸。

尽管之前也有一定的心里建设,但吴磊的世界观依然收到了冲击。他放下镜子,沉浸在“我明明是魂穿怎么长相还没变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声。

“——吴磊?”

熟悉的、他每天都会听到的声音自背后传来。吴磊回头,瞥见白敬亭的一刹那只觉一阵眩晕袭来,恍惚中听到有人念了句“妈咪妈咪哄”,便彻底晕了过去。

*

“吴磊,吴磊!”

吴磊迷迷糊糊地醒来,茫然了几秒,而后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眼睛一下子瞪大。

诶?不是白哥的卧室了?

“吴磊,”旁边有人关切地看着他,“你没事儿吧,怎么在公共休息室里睡着了?”

吴磊朝声音的主人望去,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是张若昀,他在学校里的一位学长,平时关系挺不错的。吴磊一瞬间以为自己穿越回来了,但紧接着他就看到了张若昀的衣着。

黑色的长袍,银绿相间的围巾,胸口处的徽章看上去有点眼熟……

哦,吴磊没想到自己是个斯莱特林。

“我没事,”他随口应道,想起在上个世界的经历,又试探地问,“若昀哥?”

“嗯?”张若昀果然应声抬头。吴磊揉了揉脸,“今天有什么课吗?”

“你睡傻了吧,今天不是周末么。”张若昀皱眉,曲起食指敲了敲吴磊坐着的雕花椅的扶手,“不过我要提醒你,你的魔药课作业还差十英寸,别忘了你明天和别人约好了去霍格莫德的。”

吴磊一听这些就头大,他可不想在巫师张若昀面前完成魔药课作业,分分钟暴露身份,“我还是有点儿困,先回寝室了……”说着他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又僵在原地。

“怎么了?”张若昀疑惑地问。

“……”救命,谁能告诉他往哪儿走是寝室!

吴磊果断转身,“哥,我想告诉你件事儿。”

“啊?”

“我其实,失忆了。”

“……吴磊,”张若昀诚恳地看着他,“我长得真的有那么好骗吗?”

——————————

吴磊很憔悴,他为什么是个斯莱特林呢?

说自己失忆张若昀自然是不信的,但发现吴磊对这里真的一无所知后,一个斯莱特林便自然起了疑心。他先是认为吴磊喝了复方汤剂,等了一个小时无果,又觉得吴磊是通过什么咒语伪装来的。总之折腾到很晚,张若昀才勉强接受吴磊失忆的事实,但对于吴磊认识自己又困惑不已。

“大概是爱你爱得深沉吧。”吴磊终于进了寝室,有气无力地瘫在床上。张若昀翻了个白眼,“得了吧,不要你的小白了?”

“白哥?”吴磊一愣。这个世界里他们两个也很熟?

“是啊,拉文克劳的那位,白敬亭,你还记得吧?”张若昀也瘫在床上,“哦你肯定记得,还叫人家‘白哥’呢,啧啧。”

“我只记得这个,”吴磊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更可信一些,“真的。”

“所以你也不记得你明天要和他一起去霍格莫德咯?”张若昀侧过头睨了吴磊一眼,“也不记得你策划了几个月要在明天向他表白咯?”

五雷轰顶,吴磊的灵魂受到了冲击。

事情一定不这么简单……吴磊把枕头蒙在脸上,试图闷死自己。这两个世界里的自己一个屡屡闯入白敬亭卧室,一个准备向白敬亭告白,吴磊不禁怀疑起人生。

“不管你现在怎么想,”张若昀转着魔杖,“你明天告白是肯定的了。以后你记忆回来了发现自己没告白的话,一定想用时间转换器回来揍自己。”

吴磊假装没听着。

张若昀摸摸下巴,“不过不管怎么说,你还是你,所以无论你怎样,其实都会喜欢小白的吧?”

“是…是吗……”吴磊脑子里闪过了白敬亭微微下垂的眼角和泪痣,掩饰地别过头咳了一声,结果正好看到床头的厚本子。张若昀在旁边解说,“都是你和你家小白的照片。”

一张一张翻过,吴磊一开始还在惊奇于亲眼看到了会动的照片,到后来完全沉浸在对自己痴汉力爆表的谴责中。相册里的照片大都是白敬亭单人的,或是读书,或是闭眼小憩——都没看镜头。吴磊知道白敬亭并不是个热爱拍照的人,由此断定,这一本基本上都是自己偷拍的作品。

“有没有熟悉感?”张若昀撑着脑袋,略带幸灾乐祸地问。

“无论有没有熟悉感……我都得表白?”吴磊视死如归地合上相册。

“当然。”张若昀灿烂一笑,还用魔杖在空中画了个心,“为了我失忆前的好弟弟吴磊。”

——————————

进行了一个晚上的心里建设,吴磊最终抱着“就当是积点德嘛”的健康心态在镜子前整理仪表。张若昀帮人帮到底和看热闹不嫌事大两种心理兼有之,秉承着好学长好兄弟的理念在吴磊旁边絮絮叨叨:“先去蜂蜜公爵买吹宝超级泡泡糖,你之前每次都得买一袋子给他……你知道蜂蜜公爵在哪儿吗?你好像是打算在三把扫帚喝黄油啤酒的时候告白……千万别去帕笛芙,我上次约会去了那儿,梅林最肥的三角内裤,那里简直是一场噩梦……”

“若昀哥,既然你想得这么全面,”吴磊紧张到面部抽搐,“不如你去表白好了。”

“那你艺昕姐就会把魔杖对准我,她之前用门牙赛大棒折磨了我一周。”张若昀把一根木棍递给他,“或者恢复记忆之后的你会对我用毒咒。你的魔杖——你还记得怎么用吗?”

吴磊接过来研究了一下,“我试一试……门牙赛大棒!”

“——我靠吴磊!!!!!”

“抱歉,我只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个咒语,”吴磊充满歉意地看着张若昀疯长的门牙,“没想到一次成功了……你要不要去一趟医疗翼?”

张若昀根本不想理他。

——————————

“白哥。”吴磊远远看到白敬亭一个人站在台阶上,三两步跑了过去,胃紧张得一阵痉挛。他本希望自己能像在上个世界一样,在看到白敬亭的一瞬间晕过去,但事与愿违,他在白敬亭面前站定,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

“诶,磊哥。”白敬亭打了个招呼,呼吸间温热的水蒸气与架在他鼻梁上的冰凉镜片相遇,凝成一片白雾。镜片的阻挡让两个人的目光暂时无法相遇,吴磊刚松一口气,就突然被白敬亭一把抓住手腕。

“……白哥?”吴磊呼吸一窒,心说难不成拉文克劳白聪明到一眼就看出来我不对劲了?

“磊哥,”白敬亭无比严肃地在一片白蒙蒙的镜片后面说,“看我眼色行事。”

“……噗。”虽然已经是飘雪天气,但吴磊还是被白敬亭一本正经的冷笑话逗笑了。这一笑过后,他敏锐地感觉到自己放松了下来——吴磊发现,无论在哪个世界里,白敬亭还是白敬亭,本质是没什么改变的。

吴磊是吴磊,白敬亭是白敬亭,所以吴磊和白敬亭的相处方式也没什么差别。吴磊没去想本质相同是否代表所有的吴磊都会喜欢白敬亭,而是一门心思考虑表白的事儿。白敬亭不擅长挑起话头,吴磊因为各方面原因难得没一直说话,两个人沉默着走出校门。

蜂蜜公爵里的空气都是香甜的。半个小时后,吴磊和白敬亭抱着一堆糖果走出蜂蜜公爵的大门,往三把扫帚酒吧移动。吴磊盘算着在酒吧里表白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儿,太不正式,而且围观的人也太多。还没等他想出个解决办法,白敬亭突然开口:“磊哥,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吴磊脑子轰一下炸开,以为白敬亭发现了自己穿越的秘密,但又转念一想,如果所有世界的他们相处模式都差不多的话,他今天也算是反常了。白敬亭已经停下脚步,透过迷蒙的镜片蹙眉望着吴磊,吴磊一咬牙心说就这么地吧,清了清嗓子给自己壮胆,一不做二不休,“白哥。”

“嗯?”

这一个语气词穿过飘雪和寒风递过来,听得吴磊的勇气瞬间消失殆尽,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我,我——我喜欢你,我们……”

白敬亭有些吃惊地瞪大眼睛。吴磊一卡壳,突然感觉太阳穴一阵钝痛,随即眼前隐隐发黑。他瞬间明白自己大概又要穿越了,勇气不知怎的突然盈满了身体,同耳畔那句“妈咪妈咪哄”一起,他喊道:“我们在一起吧!”

说罢,他的周围一片黑暗。

—TBC—

评论(6)
热度(83)

© 楚默歌歌歌不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