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力是批量生产小甜饼
明月逐人归

【磊白】金色飞贼先生

#rps 请勿上升至真人 ooc预警

#HPparo,蛇磊鹰白,不知道为啥写的HPparo里这两个人永远在闹别扭(…

#这回换磊哥哄白哥开心

*

吴磊找过来的时候,白敬亭正缩在一摞大部头后奋笔疾书。他听到面前的动静,却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只当对面全是空气。吴磊小心翼翼地推开那摞书,终于瞥见了白敬亭的发旋,连忙小声叫:“白哥。”

白敬亭没应,依旧一手翻着摊开的书一手握着羽毛笔,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羊皮纸逐渐往上推,最后顶上了吴磊搭在桌面上的手,白敬亭才一抬眼,板着脸凉凉道:“麻烦您让一下。”

吴磊一听这敬称,不禁一阵无奈。白敬亭和他向来互称对方为“哥”,无关年龄,一开始是朋友间特别的爱称,后来就演变成了恋人间的小情趣。相处这么长时间下来,白敬亭极少对着自己叫“您”,这么称呼吴磊的时候,不是和吴磊贫就是被吴磊惹急眼了。眼下这情况,自然是后者。

吴磊自认为算是了解白敬亭。白敬亭聪明,也有那么一股拉文克劳钻研的劲儿,但不太会表达自己,在和吴磊闹别扭的时候,具体表现为闷声吃大醋。

——闹别扭是闹别扭,但究其原因,吴磊却开心。吴磊心情雀跃,背后如果有尾巴都得摇起来了。

他不退反进,指尖没缩回去,反而是一抬手直接握住了白敬亭的手腕,语气轻快,“哥,别总闷在图书馆里,出去逛逛呗。”

“我和四年级的人不一样,”白敬亭没甩开手腕上的手,说话时盯着羊皮纸上歪歪扭扭奇形怪状的字母,就是不肯抬头看吴磊,“古代如尼文的作业除了这篇十五英寸长的论文之外,还有两篇翻译,和读完你面前所有的书。”

白敬亭六年级,虽然依旧保留着去年拉文克劳级长的职务,但由于他选择的课程太多,闲暇时候基本上都泡在图书馆里。吴磊皱了皱鼻子,不满地使蛮力抽出白敬亭手里的羽毛笔,三两下拧紧墨水瓶盖卷好羊皮纸塞进书包,拽着白敬亭就往外走,“不行,白哥你多久没晒太阳了。”

“当然要比斯莱特林的魁地奇王子晒得少。”白敬亭扑腾了几下,没挣脱开吴磊的桎梏,反而惹得图书管理员平斯夫人瞪了他一眼,于是只好任由自己被拖出去,开口悻悻地讽刺。看来最近真的是没少练魁地奇,他撇着嘴想,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

的确是没少练习。少年人攥着他的虎口磨出了薄薄的茧,应该是长期握飞天扫帚导致的,蹭在白敬亭手腕上有点痒。吴磊抓得很紧,想来这力气也是在高空中一次次紧紧握住金色飞贼的成果。可真厉害……白敬亭心里哼了两声腹诽道,怪不得小姑娘们在看台上嗷嗷叫唤,就差冲下去献吻了。

他心里天马行空地想着,被吴磊一路带着走,吴磊停下脚步,白敬亭一抬头,才发现已经到了魁地奇球场。魁地奇球场无比空旷,几百个无人的座位浮在看台上,场地上也只矗立着几根圆环,没有鬼飞球来回穿梭,显得孤零零的。平时就算没有比赛和飞行课,各个学院的魁地奇队也会进行训练,学生们也会一起约着来飞一飞;但此时此刻,整个魁地奇球场竟只有他们两个人。白敬亭脑子一转,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学生们去霍格莫德的日子。

他一转头看向吴磊,“你没和小姑娘出去?”

吴磊大感冤枉:“白哥我只有你,哪来的什么小姑娘。”

白敬亭知道他没有什么小姑娘,刚才也是气话,但被自己撞见他收情书可是属实的事儿。白敬亭升入六年级越来越忙,吴磊却一下子成为魁地奇球场上耀眼的明星,无论走到哪儿都有小姑娘红着脸在后面跟,堵在某个教室门口、图书馆的某个书架后递情书。白敬亭对这种事一直很果断,从来不会让不喜欢的人有向自己表白的机会;但吴磊却说要顾及女孩子的面子,向来都是微笑收下情书,再千回百转绕晕拒绝。

——抱着作业的白敬亭在图书馆刚好撞见这一幕。

原本被难度急剧上升的诸多科目扰得心烦意乱的白敬亭内心瞬间失衡,心里醋味酸翻天,板着脸笔直地经过吴磊,眼睛都不眨一下,但刷刷写着论文的时候脑子里全是吴磊礼貌又灿烂的笑。

笑什么笑!对着别人笑得那么开心!白敬亭恶狠狠地把羽毛笔尖戳进墨水瓶里。

他一路生闷气,心底却知道吴磊冤枉。此时看着吴磊蹙眉委屈的神色,白敬亭不知道怎么才能不动声色下台阶,自己莫名其妙一通生气就这么完事儿了又有点亏。吴磊装完委屈,看着白敬亭陷入纠结的表情扬眉一笑,“白哥,咱们好久没一起飞过了——比个赛吧?”

吴磊转身去找飞天扫帚,白敬亭心里疑惑更甚。他喜欢魁地奇,但从没加入过魁地奇队,因为不喜欢把喜欢的运动变成比赛竞争。吴磊自然清楚这点,现在却主动提出了比赛,而且显然没给白敬亭拒绝的机会。白敬亭只好把书包放在场地边缘,看着吴磊拎着两把扫帚回来。

“很简单,”吴磊扔给他一把扫帚,“就比谁飞的快。”

“那当然是我飞的快,”白敬亭接过扫帚一迈腿跨过去,“让你见识一下白小爷的厉害。”

“那你先飞,”吴磊笑眯眯的,看上去无辜,又像没安好心,“我追你。”

算不得白敬亭多心,他已经习惯吴磊动不动直球砸他,被锻炼得对方一句话得在脑子里转三圈想一想有没有什么隐藏的含义。这句“我追你”轻飘飘地从吴磊嘴里探出头,直白地砸到白敬亭耳朵上,简直平地一声雷,炸的白敬亭耳尖发烫,脚一蹬就飞上了天。他边飞边在心里盘算着这无聊至极、规则不如不定的比赛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余光瞄着身后不远处的吴磊,以防他突然冲上来。

耳边风声呼啸,白敬亭一开始还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到后来就全身心沉浸在高空飞行的愉悦之中。魁地奇球场渐渐模糊成变幻的光影,天空碧蓝如洗,一群飞鸟从头顶掠过,飞向层层如雾的禁林,鸣声悠远。繁重的功课、别扭的小心思都被从高空抛下,只有他,只有吴磊,只有快乐才是真实的。吴磊不紧不慢跟在白敬亭后面五米飞,过了一会儿迎着风喊:“白哥,我要追上你了!”

不等白敬亭回答,吴磊一俯身猛然加速。他近期训练颇有成效,扫帚控制得得心应手,比起闷在城堡里不知道多久的白敬亭好太多。他此刻疾速迫近,看起来完全没考虑追上白敬亭以外的事——白敬亭余光瞥见吴磊炮弹一样直冲过来,心里一惊急忙减速,在扫帚上翻了个跟头才堪堪停住,避免两个人撞到一起摔在地上。

“磊哥你赶着去见梅林吗?”他没好气地喊。

吴磊转了几圈,也在空中停下。他终于听到白敬亭叫他“磊哥”,如愿以偿,抿嘴一笑,“除了白哥,我什么都没想。”

吴磊这是在表忠心呢。白敬亭心里一清二楚,满肚子气早在刚才就消了。他握住扫帚柄,微微压下身子,“你先追上再说吧。”

他窜了出去,吴磊调转扫帚,两个人一前一后俯冲向地面,仿佛地上摆着个金色飞贼。白敬亭的金色飞贼不知道是否在地上,不过吴磊的金色飞贼明明白白地在他眼前,蓝色和古铜色的围巾迎风飞起。

被抓住与否并不是这场比赛的目的,金色飞贼先生也就放了点水,自己放慢了速度等着斯莱特林的找球手王子来抓。斯莱特林的找球手王子深谙白敬亭心思,咧嘴一笑,灌了一嘴风。

两个人的距离不断缩短,吴磊瞅准了个空隙,喊了声,“白哥,往前坐坐。”白敬亭刚往前一动,吴磊扶着扫帚一跃而起。两个扫帚剧烈颠簸,转眼间吴磊安然坐在白敬亭身后,他们身下的扫帚瞬间不堪重负往下沉了些许。

“磊哥,这扫帚你从哪儿拿的?”白敬亭感觉扫帚的委屈又愤怒地颤抖着。

“格兰芬多那边,那群狮子训练完直接把它们扔到魁地奇休息室了。”吴磊灿烂一笑。

……果然,崇尚和平的拉文克劳小鹰沉默地想。

他们缓缓靠近地面。吴磊搂着白敬亭的腰,下巴搭在对方肩膀上,热气扑在白敬亭颈侧,“金色飞贼先生,我抓住你了。”

“真是恭喜了,今年的魁地奇杯属于你。”白敬亭不冷不热地道。他们降落,白敬亭没站稳,被身后的吴磊一压,双双倒在地上。吴磊赖在白敬亭身上不肯走,耍赖般在他耳边嘟囔:“我抓住了,白哥应该给我和一百五十分差不多的奖励吧。”

白敬亭躺在草地上,时不时出来溜一圈的洁癖还没发作,吴磊在他颈边蹭来蹭去,他感觉痒,又晕晕乎乎的,扒拉开吴磊毛茸茸的脑袋。逆着光,白敬亭只能看清楚吴磊的轮廓,像被镀了层金边。吴磊的脸藏在阴影里,但白敬亭知道他在笑。

好吧,好吧。白敬亭伸手揽过吴磊的脖子往下一压,凭着感觉找到了吴磊向上弯着的唇。

他贴着他的唇,含糊地说,“……奖励。”

评论(4)
热度(102)

© 楚默歌歌歌不歇 | Powered by LOFTER